中国视窗直播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

2018-01-13 21:00:59    来源:三联书店三联书情    

我做近代史研究,李鸿章是我一直关注的人物,围绕李鸿章出生地安徽合肥磨店、去世地北京贤良寺及合肥墓地,我曾经做过多次考察。三次现场踏访,对我后来理解李鸿章的一生有很大的帮助,所写的文章,也有助读者客观评价李鸿章的历史地位,了解他所在时代的矛盾和人物命运冲突。许多场景以后再也看不到了,但对我来说,这是非常宝贵的积累和体验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

走出书斋 读写历史

主讲人 | 姜鸣

书店里的大学公开课第十季

近代海军与晚清五十年

【主讲人】姜鸣

【地点】北京 海淀区 王庄路1号清华同方科技广场D座1层

【主办】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

第一讲 海军是大国兴衰的镜子——从《中国近代海军史事编年(1860—1911)》说起

【时间】9月23日(周六) 14:30—16:30

第二讲 见识来自于旅行和阅读——走出书斋读写历史

【时间】9月24日(周日) 14:30—16:30

【点击阅读】

*以下文字据9月23日书店里的大学公开课第十季第二讲现场实录整理

各位读者朋友,昨天我讲了第一讲,海军是大国兴衰的镜子。今天换个题目,叫做“见识来自于旅行和阅读——走出书斋,读写历史”。这个题目,可能讲得更开心一点。

现在大家生活条件好了,天南海北,旅游的旅游,看书的看书。过去有一句话叫“走万里路,读万卷书”。在我的人生中,也是拿这个来要求自己,把自己的读书和旅行结合起来。今天和大家一起来分享,看看旅行怎么影响我自己的治学,影响我对一些问题的思考和判断。

我们的人生大约是短暂的80年,80岁以后很多事可能就做不了了。我在业余时间做近代史研究,我觉得自己一定要有宏大的世界场景的背景知识结构,一个宽广的视界,才能成为一个有成就不乏味的历史学者。我们的研究和眼光能不能独到,结论是否有创建,文字是否更优美,在于我们平时要如饥似渴地学习,也要求我们展开思想的翅膀。

前天我参加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的投资年会,会上说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人类的半导体存储空间缩小了大约一万倍,现在已经向4纳米或更小的空间走,使得我们可以通过越来越小的体积,吸收更多的信息。我们看到,阿尔法狗把人类所有的棋谱装进去,可以自学习,跟人对奕的过程中也可以自学习。我们的大脑是一个巨大的存储器,也是个复杂的处理器。你要时刻思考,触类旁通。你要有具体方法,套句老话,就是“走路”和“读书”,还有一句话,叫“内外双修”。

走遍天下,开拓眼界

首先,要成为一个好的学者——不仅仅指成为好的历史学者——一个有趣味的人文学者,一个有趣味的理工科男,我觉得都应该有好的历史素养,应当经常天南海北地行走,充实自己的识见,感受人类的文明。

出门旅行往往有两种情况:一种是有目的性的,比如出差,开学术会议,做访问学者等等。第二种是没有特定目的的休闲旅游。现在出国旅游、休闲,在生活中的占比越来越大。那么,即便是没有特定目的,你也要给自己规划出几项有意义的目标,随时作为充实人生的体验,作为一种田野调查。

有次我到法国出差,我跟朋友讲,抽晚饭前半小时去转一下马莫坦博物馆,法国画家莫奈在勒阿弗尔港口画的著名作品《印象·日出》收藏在这里,他说不太有人去看这博物馆。博物馆确实不大,是住宅区中的一栋洋房,但我看到了印象派开山创始的原作。还有一次,我在墨西哥城,事情办完吃午餐前,也有不到一小时空隙,我说去看托洛斯基故居。中国革命中有多少人被打成“托派”而挨整,从苏区肃反,到延安整风时期,像王实味,就是被定为“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”后被杀害。托派到底主张什么,这些人真的清楚吗?很多人压根儿不承认自己是托派。另外,托洛斯基知道中国有很多人因他而死吗?这个故居在一条偏僻的马路上,当年托洛斯基被驱逐出苏联后,就定居在墨西哥城,最后他被克格勃派去的人刺杀,葬在故居的院子里,墓前每天升起带有镰刀锤子的红旗。事前我没有打算到那里去,墨西哥我也不太有机会再去,有一小时空闲,就可以见缝插针,用点滴时间,开阔视野。很多人到墨西哥旅游,就是随大流去看太阳金字塔,而我是搞近现代史的人,我要看一看那个地方,获得直接的感受。

◎ 对卡拉瓦乔的追踪

我们对每样东西,都要有钻研的精神。多年前我在波茨坦无忧宫,第一次看到卡拉瓦乔的作品《圣托马斯的怀疑》,就非常喜欢这个画家。在这个宗教题材中,他画出了好奇心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《圣托马斯的怀疑》,卡拉瓦乔

几个门徒在酒馆里遇到复活了的耶稣,圣托马斯不相信,耶稣向他展示说钉在十字架上的钉子是从我肋骨这边打进去的。圣托马斯就用手去戳伤口,这就是一种怀疑的精神。卡拉瓦乔是文艺复兴时一个非常天才的艺术家,我特别喜欢他的画风,也记住了好奇与钻研。

卡拉瓦乔还画了《圣杰罗姆》,杰罗姆是最早的圣徒,把希伯来语《圣经》翻成拉丁文,在公元4世纪被封圣了。画家在圣杰罗姆对面放了一个骷髅,面前放了古书,这是学者和历史、过去在对话。也表现探索的精神。因为我对卡拉瓦乔有了兴趣,所以在国外行走时就会寻找。比如米兰布雷拉美术馆,里面有卡拉瓦乔的《以马仵斯的晚餐》,也是一个耶稣复活圣迹的题材,当然不同的场景他画得不一样。《巴库斯酒神》收藏在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;在柏林美术馆,我们能够看到《丘比特的胜利》;《手提哥利亚人头的大卫》,收藏在维也纳博物馆。如果你存了这么一个念头,就会找到很多在印刷品上常见的原作。栩栩如生,摄人心魄。你可以追踪几个画家或专题,比方维米尔、梵高,比方巴洛克建筑、英国皇宫建筑,等等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◎ 看博物馆,是为了更好地了解祖先的文明

在我看来,历史应当是感性的,不单纯是文献记录,历史要能触摸,历史甚至是有嗅觉和味觉的。

很多年前,我参观河南省博物馆时,突然产生了一个感觉。走过中国很多博物馆,尤其是古代文明比较发达的陕西、河南、山西、甘肃省的博物馆,你会发现它们都有一个灿烂的青铜器展馆。伴随着青铜文明,还会有玉器文明。很多青铜展的旁边就有玉器馆。此外还会伴生一个早期陶器文化。就是说,做出漂亮精美的青铜器、玉器的工匠,他们捧一个红陶或者黑陶的泥巴碗吃饭,那时还没有上釉的概念。在先秦,作为文明的物质形态,我们看到最辉煌的就是青铜器。青铜器普遍地存在于中国各地。大部分是礼器,做得体型庞大,纹饰精致,完全可以和埃及、希腊文明中的石雕塑匹敌。但是我走完秦朝展区,发现辉煌的青铜文化过去之后,汉朝展区在物质形态上展示的文物突然变得不够“高大上”了。在博物馆里,我们看到的是画像砖、早期瓷器、小尺寸的汉俑和一些佛像,还有装骨灰的魂瓶。魂瓶是早期青瓷,瓶盖上有很多泥塑后烧制的建筑,祭祀场景,人物活动,还有饲养的牲畜,反映汉代的世俗生活。当然,我也看到过马王堆帛画、金缕玉衣和马踏飞燕。但汉代留给我的具体的物质形态印象和先秦似乎不能相比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

大一统的汉代进入铁器时代,经济和军事上比先秦更加强盛。文献上最牛的一句话说:“明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”。但具有代表意义的文物是什么?这激起我的兴趣,也在自己的脑海中不断地存储汉代的文明形态。比如1995年在新疆民丰县尼雅遗址发现了一块织锦护膊,上面有精美鲜艳的图案和“五星出东方利中国”的文字。又如,江西南昌的汉代海昏侯刘贺墓,我在北京首都博物馆看到了这个展览。这件东西是海昏侯墓葬里出土的青铜器,考古人员怀疑它是酿酒器。我的感觉很震惊,这简直就是个现代工业制品,像一个贮水(或酒)器。如果用现代工艺做这件东西怎么做呢?有两种可能,或用钣金方式,或用焊接工艺来制作。而这件出土文物是浇铸出来的,它下方有个洞,可以看到洞壁很薄,而体量又很大,汉代人的浇铸水平相当之高。再想,青铜时代的器物,表面都有复杂的纹饰,这是中国青铜器的传统。而这件器物那么干净的、挺直的外壁,我以前没有见过。这种简练的外形,像是现代工厂生产的产品。我联想到人们对艺术,对美的理解,怎么会跨越到这一步?比如欧洲,从巴洛克走到洛可可艺术,越来越繁复,到20世纪的时候,突然追求简洁了。德国包豪斯学校把简单实用的东西做出来了,但在两千年前的汉代,他们的审美是怎么走过来的呢?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海昏侯刘贺墓出土青铜器

这样通过不断地寻找、积累,我对汉代文明的直观概念逐渐丰满起来。

◎ 万水千山走遍,才能对边疆地理有个初步理解

我们现在建设“一带一路”,要想知道“一带一路”怎么走,就要去西北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,中国在巴基斯坦承包了瓜达尔港,正铺设一条石油管线到新疆。我们以前把中东石油运回来,要通过红海、波斯湾、印度洋,而有了瓜达尔港,可以避开印度又避开马六甲海峡。前几年我到新疆旅游,就去红其拉甫山口探访,这是中国前往巴基斯坦的中巴经济走廊的的通道。看了之后,对314国道中巴友谊公路段有了概念。这个地方海拔四五千米,在青藏高原上,从喀什到红其拉甫山口,有宽阔的道路。途中还经过瓦罕走廊——帕米尔高原与兴都库什山之间之间一个通往阿富汗的峡谷,远远看到路标令我兴奋。这个经历对我来讲是很开心的。各位到了喀什不要停步,你只要多呆两天,去红其拉甫途中你可以看到雄伟的慕士塔格山,还经过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的石头城,当年丝绸之路上的一座古代城堡的废墟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

我也去云南。这几年我做马嘉理事件的课题研究,多次去盈江、腾冲、龙陵、芒市做现场踏勘。马嘉理事件是1870年代英国为建立从印度经缅甸进入云南的商路,派出探路队后与云南民众发生的一场冲突,后来演变成中外交涉史上的大事。这里和1940年代滇缅抗战属于同一区域,军旅作家余戈写的滇西抗战三部曲就发生在这个地方。一条大盈江,从中国流向缅甸,汇入伊洛瓦底江。大盈江云南境内三公里河段,已建起四座梯级水电站,流入缅甸克钦邦后,大唐集团又投资建造了一座境外电站。大盈江的支流南崩河,就是马嘉理率探路队进入中国的地方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滇西抗战三部曲 余戈 著

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刊行

如今,中国拟在缅甸的皎漂建港,筹划建一条石油管线进入云南,绕开马六甲。回想曾经发生在这里的马嘉理事件、史迪威公路和远征军,再展望中国未来的发展,令人无限感慨。

◎ 从自己居住的城市开始走

除了走边疆,我们还可以从身边的城市走起,去了解从前的都市生活。北京这座城市过去的生活方式是怎么样的?现在有些人缅怀城墙,怀念老四合院,但他真知道城墙与现代交通的关系,知道四合院里怎么过日子的吗?从前四合院是一家一户住的,现在绝大多数老院子早变成大杂院了。同样,上海的老洋房,哪栋房子还真实地停留在1930年代的样貌?不会有的。除非仅存的几个名人故居纪念馆。

留给我们看到从前小型四合院生活状态的,是北京的鲁迅故居,鲁迅去世后朱安夫人一直住在这里,解放后许广平把房子交给了国家。在这个四合院里,鲁迅写出了《华盖集》、《华盖集续编》、《野草》三本文集和《彷徨》、《朝花夕拾》、《坟》中的部分篇章,比如《藤野先生》。院中有两棵树,就是《秋夜》中的“墙外有两株树,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”。这个四合院保留了民国初年的风格,已经不是清朝的,是留日学生海归,在政府教育部当科长这样一个人的居住状态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鲁迅故居

鲁迅在上海山阴路还有一处故居,是新式里弄。这样的房子上海有很多,比石库门建筑更现代化。但是它的内景,它当年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,我们不知道了。现存的新式里弄,内饰、家具早就随跟着时代发生了很多变化,而且很少再有独家居住。通过考察两处故居,你看到 1910到1920年代一个中产者在北京的和1930年代在上海的生活状态样本。

这是宋庆龄在北京后海的寓所,从前醇王府的花园部分。政府在1960年代把这里做了改造,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她60年代到80年代的生活方式,她家的建筑和布置,亦中亦西,亦官方亦私人。大部分家具是用黄色三夹板做的,当年当干部式家具都是这种风格,少量的家具是从上海搬过去的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宋庆龄故居

宋庆龄在上海有两处故居。1945年抗战胜利以后,宋庆龄从重庆回到上海,住在淮海中路1843号。之前她住在香山路中山故居。香山路故居完整保留孙中山去世前的状态,抗战爆发,宋庆龄离开这里经香港前往重庆。这里连家具、餐具都是原汁原味的民国风格。除了这三座故居博物馆,加上郭沫若故居,完全保留建筑内外风貌的,现在真是很难找了。撇开主人的政治身份,这里是难得的建筑和民俗的博物馆。

在国外也可以做同样的探索。我到伦敦,完全不知道车水马龙的街边住宅内,英国人是怎么过日子的?你看到的全是建筑的外表。进一步想,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人,家里是怎么样的?伦敦有座福尔摩斯博物馆,贝克街221B,我们知道福尔摩斯是个虚构人物,但贝克街的房子设定为福尔摩斯先生当年生活过的。那么你可以从这个角度去观察,这个房子设计成几个部分,福尔摩斯的房间,华生的房间,房东太太的房间;他们共用的起居室,有壁炉,吃饭的餐桌小极了,不到两尺宽,贴在窗台下。这是房东出租的物业,借此还让你知道那个时代房东、房客的关系。房子不大,楼道很陡,房间拥挤,对于维多利亚时代的中产阶级,你可以看到很多,想很多。

读书与现场体验的结合

再来讲读书与旅行的结合。我们应该拓宽视野,广泛阅读。不局限于纯粹专业,每个专业中的知识都可能涉及国际政治、哲学史、宗教史,金融、文学、艺术、建筑和科技等等。

结合读过的书,加强体验,丰富阅历 前几年有一本书《耶路撒冷三千年》很流行,我也看了。犹太人的苦难、飘零和二战期间的反犹运动,以及汉娜•阿伦特的研究《艾希曼在耶路撒冷》,对于我们研究世界历史的变迁都是有启发的。当你有机会去以色列,你才能理解。我们知道宋朝开封有犹太人居住,经过一千年之后,他们还坚称自己是犹太人。图片上的这个姑娘是河南妹子,她最终克服很多困难,皈依到以色列去了,你一点也看不出她是犹太姑娘。我在以色列参观吉布兹(集体农庄),进门有一片大石头群落,表示犹太人在世界上漂泊几千年,现在回到流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,过去经历的苦难不再讲了,每一个家族立一块大石头,看到这个,确实是给我很大的震撼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集体农庄吉布兹的石头群落

读书的时候一定要思考。《艾希曼在耶路撒冷》从“平庸的恶”讲到的阿伦特许多的深层次的东西。到慕尼黑还会看到一些遗存。比如当年纳粹集会的的广场,有几个足球场那么大,这个广场已经成为废墟,德国人平时也不提,但完全保留着。闭上眼,可以想像那时候纳粹集会的样子。人类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。

前两年还有一本流行的书,弗格森的《帝国》,我读这本书拓宽了自己的视野。后来我到英国,朋友请我到东方俱乐部喝茶,这是当初从东印度公司回英国的人办的会所,不对外开放,一直维持到现在。我从墙上挂着的许多油画肖像中找到了第一任印度总督黑斯廷斯。感到一种历史信息的互动。书中还讲到英国传教士利文斯顿在非洲传教故事。利文斯顿传了二十年,无法让非洲人相信基督教,他转而进行地理探索,发现了维多利亚瀑布。但他却推动了维多利亚时代的非洲传教活动。这是利文斯顿在津巴布韦的雕像。可以联想到近代许多远来中国,在穷乡僻壤传教的传教士。比方云南怒江走到最尽头,丙中洛有一个重丁教堂,是法国传教士造的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利文斯顿雕像

◎ 从一张插图寻觅历史的味觉

以往我读史料,知道李鸿章喜欢饮用从国外进口的“牛肉精”。这是他晚年的滋补品,也是送人的礼物,但不知道牛肉精到底是什么。老照片的研究者徐家宁告诉我,在英国旧期刊《伦敦新闻画报》中,有一幅李鸿章1896年访英时的漫画插图,画面上是李鸿章正在观察运回中国的货品,有雷明顿打字机,维多利亚香皂,还有BOVRLL牛肉汁,这引起我很大的兴趣,追究下去,发现这个品牌在19世纪,是著名的保健饮料,拥有很大的市场,直到今天仍在联合利华旗下销售。我还从eBay网站上找到数十种BOVRLL旧广告画片,也托人从英国带回实物,并和朋友们分享。这样,历史的记载,甚至也能通过同款食物,在味蕾的体验上与前人交流和验证,真是十分奇妙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◎ 科技史是人类文明史的重要部分

三联书店出版过一本维多利亚·芬利写的《颜色的故事》,讲了各种颜料是怎么发现的。我到墨西哥去,就问当地人,古代石雕下涂饰的红颜色是拿什么制作的。他马上演示给我看,从仙人掌拔下一根底部带有白色霉块的刺,把那霉块摁碎了,居然不是绿的或白色的汁,而是鲜红的液体。这里寄生了一种虫子,叫胭脂红虫。西班牙人当年在美洲发现这个东西后,运回欧洲,价格比黄金还要贵。我在读《颜色的故事》时读到这件事,然后在墨西哥的现场得到了印证。这是世界上最昂贵的食用颜料,也是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允许使用的天然红色添加剂。欧洲人做口红,都是用这种虫子的血干燥后做的。阅读和现场的体验,大大加深了我对天然颜料提取这个概念的认识,举一反三,也对其他不同颜料的制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《颜色的故事》 维多利亚·芬利 著

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 2008

识见是一种宝贵的积累

我们通过不停地读书和旅行,增加自己的感悟,也使自己的见识不断积累,观察问题的眼光会更加敏锐。

◎ 现场体验让历史更加生动感性

我在中学时就读过孙中山《伦敦蒙难记》,一直对中国驻英国大使馆馆舍怀有浓厚的兴趣,这里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驻外机构,同时,清末还曾在这里发生过绑架孙中山的外交丑闻,可算是重要的历史文化景点。利用去英国的机会,我拜访了中国大使馆。

使馆最初设在伦敦城区一幢暗紫红色的老房子里,波特兰街45号。当年郭嵩焘因为马嘉理事件,被迫代表清政府向女王道歉,并在这里设立了中国使馆。这是赫德部署中国海关驻伦敦税务司金登干租下的。到了曾纪泽担任第二公使,嫌房子太小,改迁入波特兰大街49号新址。新老馆舍之间,隔着一条马路。从曾纪泽至今,中国驻英国使馆的馆址没有变过。1896年,中国使馆发生过很著名的事情,孙中山被清政府外交官骗进使馆,想将他装在一个箱子里运回中国,史称“孙中山伦敦蒙难”。这里四楼有囚禁孙中山的房间,今天叫“孙中山先生纪念室”,胡耀邦题的室名。孙中山被囚禁后,设法买通打扫卫生的工人送信给他的老师康德黎寻求帮助。康德黎的家就住在使馆旁边拐一个弯的德文郡街,步行只要三五分钟。你只有到现场去,才能知道当时是怎样的场景和空间感觉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

顺带说说中国使馆的内饰。最初使馆的内饰为著名的“亚当建筑”风格,这是一种18世纪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室内设计风格,以罗伯特·亚当和詹姆斯·亚当兄弟的设计而得名。中国使馆馆舍租借这里以后,一直用到1970年代。熊向晖在《我的情报与外交生涯》一书中回忆,到60年代他担任中国驻英代办时,房子已太老旧,是1785年造的,他建议重建馆舍。1983年使馆获准重建,保留外立面的原貌。现在使馆里完全找不到“亚当建筑”的痕迹,更像是北京的政府机关。但“孙中山先生纪念室”保存下来了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中国使馆内饰

◎ 阅尽沧桑 理解人生

我做近代史研究,李鸿章是我一直关注的人物,围绕李鸿章出生地安徽合肥磨店、去世地北京贤良寺及合肥墓地,我曾经做过多次考察。1988年,我探访过李鸿章在北京居住和去世的地方——贤良寺西跨院。当时还采访到一位老人,他父亲1916年就搬进这个院子,给我讲了很多故事。不久,这个院子被拆除了,成为一所小学。我写了 《半生名节:贤良寺·李鸿章》,引起很多关注。2002年,我第一次探访李鸿章在合肥的墓地和享堂。那时,墓地和享堂还是合肥钢厂的一部分。1958年大跃进的时候,将李鸿章的墓掘了,将他尸体拖出来游街,叫做“挖坟取宝”。我写了篇文章《秋风宝剑孤臣泪》,居然打动了很多作家,在2002年度大概有七部散文随笔文集,把这篇文章收录进去,说明大家对李鸿章这个人非常关注,对李鸿章的评价也是非常关注的。2006年我还探访了李鸿章的合肥故乡磨店。李鸿章的父亲虽然当时已经是进士,但他母亲还亲自下田种庄稼。这是他们家喝过水的井。我写了《簪花多在少年头》。三次现场踏访,对我后来理解李鸿章的一生有很大的帮助,所写的文章,也有助读者客观评价李鸿章的历史地位,了解他所在时代的矛盾和人物命运冲突。许多场景以后再也看不到了,但对我来说,这是非常宝贵的积累和体验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

《天公不语对枯棋》、《秋风宝剑孤臣泪》

姜鸣/著

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 2015年

◎ “好人”“坏人”,命运纠葛

通常人们谈论历史人物,总爱说是“好人”还是“坏人”。有时候,历史人物真的很难这么界定。邓世昌和叶富都是近代中国最早培养的海军军官。邓世昌是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,叶富则于1881年,在“超武”管带任上死于战事,是福建船政学堂首届毕业生中第一个牺牲者。他们两人,不仅是同窗好友,还是儿女亲家,邓世昌的二女儿邓秀婵嫁给了叶富的儿子叶锦瑛。

十年前,叶富的玄孙,亦即邓世昌的外玄孙叶伟力先生告诉我两家的这段姻缘,吸引我对叶富身世的关注。叶富是最早做管带的船政学生之一,1874年他独立带船的时候邓世昌还只是大副。1881年,在参与抓捕浙江台州“悍匪”金满的时候,却不幸战死。叶富作战勇敢,学过西学,在当年是紧缺人才。英年早逝是非常可惜的。杀他的人,是当地农民起义首领,叫金满。我去年特地到浙江临海, 寻找到金满故居,是现在的老百姓捐钱建的,到今天还用香火供奉金满。金满所躲藏的大山里,还有一个“金满洞”。我爬上了大山,体验金满当年在群山峻岭中,跟官军周旋的情景。但金满最后又被招安,跟着湘军统帅彭玉麟,做了二十年清军军官,七十几岁告老还乡。后来我发表了文章《战死的军官和逆袭的草寇——谁是英雄,谁是人生赢家》,讲述了叶富和金满的人生矛盾故事。我说:“在19世纪的下半叶,使得报国从戎的和反抗压迫的两个汉子,竟在一个小小的山坳里相互残杀,这真是命运之悲剧和民族之不幸。”这种复杂的冲突,通过阅读叶富家谱和拜访金满纪念馆,竟使我久久不能释怀。

姜鸣:历史学者的自我修养金满故居(金满纪念馆)

让大脑不停地思考

无论如何,我们的脑子里要有无尽的问题和思考。经常问自己,在全世界的走和读的过程中不断地去想问题,不断地观察事物。那么你就一定能够使得自己的眼界比较开阔。自己写起东西来,也就不会只是一个线性的思路。

人的大脑是一个处理器,你在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中,往往找到一个问题的答案,随之又提出第二个问题。大多数问题的解决需要反复思考。随着日积月累,你会发现更多有趣的问题,编织出自己的解释逻辑。你要把发现的问题跟大家分享,原来你在思考这些东西,吸引朋友一起讨论。有的问题可能最终没有结果也不要紧,因为你经常在思考,使得你的旅行,你的阅读和你的人生都变得更加快乐。

好,我今天就讲到这里。

[责任编辑:秦艳]

相关新闻
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
中央机构 | 人大机构 | 国家主席 | 国务院 | 最高人民法院 | 最高人民检察院 | 政协机构 | 民主党派 | 群众团体 | 驻外机构 | 友情链接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 | 网络110报警服务 | 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 | 中国新闻网站联盟

京ICP备14061886号-3

关于我们 | 人员查询 | 本站地图 | 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51917256 | 刊登广告 | 对外服务:访谈 直播 广告 展会 无线

可信网站
诚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