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视窗直播

以汉武帝为首的十句外交宣言,句句震慑他国

2018-04-17 18:43:40    来源:今日头条    

告诉大家,中国历史上对外最强硬的朝代,就是汉朝,绝对是汉朝。

不信的话,我们就来看一下汉朝人这十句霸气无比的对外宣言吧!

第一句话,乃汉武帝所说——南越王头已悬于汉北阙矣。单于能战,天子自将待边;不能,亟来臣服。何但亡匿漠北寒苦之地为?

汉元封元年(公元前110年),汉朝大军灭掉南越国,南越王赵建德的头颅也被高高的悬挂在了长安宫北面的门楼上,汉武帝刘彻龙颜大悦,于是随随便便组织了十八万骑兵十二路大军,旌旗千里,浩浩荡荡,经上郡、西河、五原出长城,横临边朔,饮马北河,耀兵扬武,向匈奴示威,并给匈奴乌维单于下了道很屌的战书,给了他两个选择:“南越王头已悬于汉北阙矣。单于能战,天子自将待边;不能,亟来臣服。何但亡匿漠北寒苦之地为?"

乌维接到这封战书后,《汉书》中用了两个字来形容他的的表情:詟焉。

所谓詟(zhe,音折),本意为哭泣过度,以至失声而不能言语。不过这里乌维应该是心惊胆落,害怕到说不出话来,哭倒是未必,毕竟人家也不是小孩子。

于是,匈奴只好灰溜溜的逃回了漠北苦寒之地,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?

以汉武帝为首的十句外交宣言,句句震慑他国

第二句话,乃出使大宛的汉使所说——宛兵弱,诚以汉兵不过三千人,强弩射之,可尽虏矣。

汉太初元年(公元前104年),汉武帝刘彻遣使臣车令等持黄金千斤及金马一座,去大宛购买其国宝汗血马。

大宛为希腊后裔所建之国家,地处今土库曼斯坦一带,是西域与中亚的连接点,为康居、大夏、乌孙等国交通之枢纽,有大小属邑七十余城,胜兵六万人,实为中亚大国。所以大宛国王也是很拽的,他竟然不肯卖马,汉使大怒,便在朝堂上大骂大宛国王,骂的大宛国王非常没面子,于是派属下郁成王率兵截杀汉使,夺其财物。刘彻的真金没换来宝马,反而打了水漂。

汉武帝暴怒。钱倒是小事儿,关键面子挂不住,所谓两国相争不斩来使,何况两国并未交兵,汉朝可是带着厚礼来与大宛做文化商贸交流的,却遭如此对待,这简直是对大汉天威赤裸裸的挑衅与侮辱!

刘彻在庙堂上咆哮:你们说,咱们怎么办?

一旁,另一位曾出使过大宛的汉使姚定汉露出了轻蔑的笑容:“宛兵弱,诚以汉兵不过三千人,强弩射之,可尽虏矣。”

以汉武帝为首的十句外交宣言,句句震慑他国

第三句话,乃汉使苏武所说——南越杀汉使者,屠为九郡。宛王杀汉使者,头县北阙。朝鲜杀汉使者,即时诛灭。独匈奴未耳。

天汉元年(公元前100年)春,汉武帝遣苏武携重礼祝贺匈奴新单于且鞮侯继位,毕竟双方打了太久的仗了,需要休息一下。

不料,且鞮侯心怀不轨,竟然想尽诛汉使者,有大臣建议不如迫降汉使,让汉天子丢人又丢面,岂不更妙?

于是单于连派人劝降苏武,苏武却大骂道:“南越杀汉使者,屠为九郡。宛王杀汉使者,头县北阙。朝鲜杀汉使者,即时诛灭。独匈奴未耳。汝等此举徒令两国相攻。可惜匈奴之祸,从我始矣!”

第四句话,乃汉使傅介子所说——汉兵方至,毋敢动,动,灭国矣!

汉宣帝元凤四年(公元前77年),汉使傅介子携带金银财宝,出使楼兰。当时楼兰王正在匈奴和汉朝之间摇摆,但又贪图汉朝的财物,仍然还是接见了傅介子。在宴会上大家喝的正开心,傅介子对楼兰王说:“天子使我私报王。”楼兰王还以为有啥秘密宝贝,赶紧支开随从,跟着傅介子进了后账。说时迟、那时快,突然从帐后窜出两个壮士,两把尖刀一起从背后刺向楼兰王,利刃穿胸相交,楼兰王当场毙命。

傅介子镇定的砍下楼兰王的头颅,大摇大摆的走出来,对着宫外几百剑拔弩张的卫士说道:“王负汉罪,天子遣我来诛王,当更立前太子质在汉者。汉兵方至,毋敢动,动,灭国矣!”卫士们听说,果然不敢动,于是改立太子为王,楼兰从此亲附汉朝,不敢再叛。

以汉武帝为首的十句外交宣言,句句震慑他国

第五句话,乃西域副校尉陈汤所说——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。请将这颗敌国元首的头颅,高悬在京城长安的胡人街。

西汉末年,汉西域都护甘延寿与副校尉陈汤万里远征中亚,全灭西匈奴,并将斩获的西匈奴郅支单于的首级送到了长安。

汉元帝看着这颗头,美不自胜。好一颗头,这颗头对于汉朝的价值,无异于当今美国梦寐以求的本拉登的头。

不久,一道更加震撼人心的上疏也发到了长安。

“臣闻天下之大义,当混为一,昔有唐虞,今有强汉。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藩,唯郅支单于叛逆,未伏其辜,大夏之西,以为强汉不能臣也。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,大恶通于天。臣延寿、臣汤将义兵,行天诛,赖陛下神灵,阴阳并应,天气精明,陷阵克敌,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。宜悬头槁街(汉代长安街名,少数民族聚居之处)蛮夷邸,以示万里,明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。”

请将这颗敌国元首匈奴单于的头颅,高悬在京城长安的胡人街,豪壮,甚是豪壮!!

没错,南越杀我汉使,屠为九郡;宛王杀我汉使,头悬北阙;朝鲜杀我汉使,即行诛灭,单于杀我汉使,悬首槁街。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这就是陈汤这个小小的西域副校尉,要向天下蛮夷万邦宣示的伟大信念。

以汉武帝为首的十句外交宣言,句句震慑他国

第六句话,乃校尉韩威所说——臣愿得勇敢之士五千人,不赍斗粮,饥食虏肉,渴饮其血,可以横行!

西汉与东汉之交,王莽施政不当,导致北方大饥,人相食。有大臣建议干脆解散边郡军队,与匈奴议和。校尉韩威却反对,他表示:“以我国之威而吞胡虏,无异口中之虱。臣愿得勇敢之士五千人,不赍斗粮,饥食虏肉,渴饮其血,可以横行!”

韩威虽然是夸夸其谈之辈,但言语颇为豪壮。千载之后,北宋名将岳飞乃因其典而作词道:“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”

第七句话,乃司徒班彪所说——汉秉威信,总率万国,日月所照,皆为臣妾。

东汉建国之初,匈奴前来乞求和亲,光武帝将此事交予司徒班彪处理,班彪于是代写了一封国书拒绝了和亲,并警告他们不要再搞事情:“汉秉威信,总率万国,日月所照,皆为臣妾。殊俗百蛮,义无亲簄,服顺者曪赏,畔逆者诛罚,善恶之暛,呼韩、郅支是也。”

以汉武帝为首的十句外交宣言,句句震慑他国

第八句话,乃东汉名将马援所说——铜柱折,交人灭。

东汉初年,马媛率军平定交趾叛乱,并最远曾南征到了湄公河三角洲一带,设象林县(今越南广南维川茶桥地方),并在这里树立若干铜柱(有的说两根,有的说五根),作为东汉与蛮族的法定国境边界线。他怕越南人以后又造反,把代表汉朝的铜柱给拆了,于是撂下了一句狂拽酷炫屌炸天的狠话:“铜柱折断之日,就是交人灭亡之时”,并在柱子上上刻了六个大字“铜柱折,交人灭。”

蛮夷们摄于马援之威,对这些铜柱又怕又恨,但大家又都不敢毁坏铜柱,便在每次路过时偷偷扔块石头,天长日久,竟形成一座小山,把这些铜柱都给埋了;如此既能防止铜柱意外倒塌,又能“心怀坦荡”的继续造反,越南人的精神胜利法果然厉害。

第九句话,乃东汉校尉耿恭所说——恭虽不降,然谨谢单于赐食。

公元74年,东汉永平十七年,汉军大破北匈奴,收复中断联系65年的西域并重新设置西域都护府。汉朝遂撤军。留下都护陈睦2000汉军驻守西域都护府,校尉耿恭数百汉军驻守天山北麓。

汉军前脚刚走,后脚匈奴数万人就跟过来把西域给围了。都护陈睦力战殉国,两千汉军全军覆没。只有耿恭在这一年里凭借汉军的科技与战术优势死守疏勒城。

没有水,耿恭便下令挖井,深挖15丈不见水。耿恭仰天长叹,拔剑插在井前,跪地磕头求水……于是水就冒出来了。

没有吃的,就先是宰杀牲畜,然后是树皮草根,最后只得把皮甲和弓弦的兽筋部分煮软了吃。

公元76年正月,汉军将士终于吃完了他们最后一副铠甲,最后一张弓弩。至此,北匈奴单于也不由衷心佩服起耿恭来。此人节过苏武,才比李陵,智勇双全,豪气万千,杀之可惜啊!趁着现在他穷途末路,不如派个使者试试看招降他?条件都是可以商量的嘛,封白屋王(白屋为匈奴中一部族,后称靺鞨),妻以公主,如何?

高官美女,条件不可谓不诱人,但耿恭能被它诱惑么?

出乎意料,耿恭竟然答应了:既然如此,那你们就派个人进城来谈谈吧!

北单于大喜,赶紧在军中选了个能说会道的使者,让他进城去招降耿恭。

更出乎意料,耿恭见到匈奴使者后,根本不给对方“能说会道”的机会,半句不罗嗦,直接把人推上城头,当着城下匈奴单于的面,迎头就是一刀下去!

可怜的匈奴使者,直挺挺地就躺一边凉快去了。

耿恭把刀一扔,头也不回的命令:把这家伙给我放血,完了切吧切吧烤了,它再难吃总比皮革好下咽。

汉军士兵们早饿坏了,闻令赶紧动手,聚柴生火,剥皮切肉,直忙的热火朝天不亦乐乎。好像他们烤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头猪。

一切准备停当,耿恭和将士们便用碗盛着匈奴血,在城头上开起了烧烤宴会。他们一面大口吃肉,一面开怀对饮,谈笑风生,视城下数万匈奴大军如无物。

原野上万籁俱寂,所有匈奴人都吓呆了。耿恭营造的这个场面,实在太震撼,使他们如陷噩梦之中,千年难醒,永世难忘。从此,耿恭“吃人魔王”的称号响遍草原,传闻可止匈奴小儿夜啼。

这边耿恭正在美餐,忽然想起什么,忙站起来走到城墙边,深深向下一鞠躬道:“恭虽不降,然谨谢单于赐食。”

寂静,死一般的寂静。

接着,城下爆发出一片哭爹喊娘之声。

读史至此,实赞范晔(后汉书作者)笔锋传神:“虏官属望见,号哭而去。”他们不幼小但脆弱的心灵受到了巨大创伤。

以汉武帝为首的十句外交宣言,句句震慑他国

第十句话,乃东汉外交家班超所说——愿将本所从三十余人足矣。如有不虞,多益为累。

汉明帝时期,东汉政府开始重新经营西域,班超弃笔从戎,带着三十六位大汉勇士来到楼兰,火烧匈奴使馆,斩杀烧死匈奴使团百余人,班超亲手格杀三人,楼兰举国震怖,立时归顺大汉。汉军统帅窦固大喜,欲多派班超人手,让他趁势搞定西域全境,班超却表示:“愿将本所从三十余人足矣。如有不虞,多益为累。”

于是,班超就带着这三十六位大汉勇士,折冲万里、横行西域诸国,取其君,欲杀则杀,欲擒则擒,前后更立六国国主,终将匈奴势力全部逐出西域,并一举击退贵霜帝国七万大军,威震中亚、贯通东西、凿空波斯,而以绝世之姿、一手撑天,开启了新丝路、新世界的伟大时代。

世界级伟人们能说出豪言壮语,要么是因为他们本身就内心强大,要么是因为他们手握大权生杀予夺;但以上有些汉朝中级官员也能说出这么“狂拽酷炫吊炸天”的话来,则完全是因为身后拥有一个强大的国家——强汉帝国。

每个人都能挺直腰板豪语冲天,这才是大国气象。

[责任编辑:秦艳]

相关新闻
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
中央机构 | 人大机构 | 国家主席 | 国务院 | 最高人民法院 | 最高人民检察院 | 政协机构 | 民主党派 | 群众团体 | 驻外机构 | 友情链接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 | 网络110报警服务 | 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 | 中国新闻网站联盟

京ICP备14061886号-3

关于我们 | 人员查询 | 本站地图 | 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51917256 | 刊登广告 | 对外服务:访谈 直播 广告 展会 无线

可信网站
诚信网站